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流浪诗人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204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2-16 周二, 下午7:20    标题: 流浪诗人槟郎 引用回复

流浪诗人槟郎

作者:郑雨倩

新学期开头,听了朋友的建议选了旅游文学,她是这样说的“旅游文学很有趣,老师也风趣幽默,你还可以在课上听他讲在韩国的故事。”这几句评价倒是让我产生了好奇的心态,是怎样的一位老师让我这位天生跟老师不搭调的朋友都能称赏。抱着好奇的心态,我选择了旅游文学这门课。

初见这位老师,并非我想象中的那样,风度翩翩的老绅士,不过转念一想,这样的潇洒随性,才能是槟郎在尘世中沉沉浮浮数十载的原因吧。槟郎是随性的,他有着稳定的工作,稳定的家庭,但是,那颗向往着自由随性的心不允许他就此安于平静。他就像是年轻的少年,有着一副朝气蓬勃的面孔,追寻前人的脚步,不断地去探索这个世界的美。

在我的心里,现当代的诗歌,多半是口语化,碎片化的,不会像中国的古代诗歌那样富有高远的意境。出人意料的是,槟郎老师是个多产的诗人,不由好奇在他的脑袋里是否装了一泓文思泉。因为他,我第一次深刻理解了现代诗歌中的内涵。

他的一篇《拜谒刘渊然高道墓》让我初次看到这位风趣幽默的老师内心的民族责任感。这篇写得是他在前往南京雨花台区西善桥街道附近寻找刘渊然高道的墓的过程中的深思与感想。“本来墓址已变成,繁华城区的十字路口,徘徊于陌生的人群,痛心于国家级文物的失去,我又庆幸你只是迁坟,多少古迹已彻底失踪”。寥寥几句话中,是槟郎对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冲突的感慨。在社会的高速发展历程中,城市的扩张发展是不可避免的必然,而文物保护又是国家城市可持续发展观念中基础的组成部分之一。当发展和保护产生了冲突时,我们是否又能保护文化的残存?

槟郎交出了他的答卷。“我来了,又得走了,心已有一份牵挂,对民族历史又增加了责任,挂树的祈愿绸带随风飘舞,老天爷的采诗官啊,让天上人间都重温英名!”他怀着对民族的拳拳热爱,将忧愁和感伤就着冰冷的泪水咽下,留下对墓主人大明国师、道教领袖刘渊然的怀念,用诗歌将思想情感、观念融入诗歌里,诗歌成了他的一种存在,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虽然是文学院的学生,但是令我惭愧的是我在读这首诗之前,根本不知道有刘渊然高道,亦不知他的墓就在南京。我的学识尚浅,而从槟郎的诗里能读出的不光是他的情感,也同样能领悟历史的印记。

槟郎热爱旅游,旅游就是他的第二生命。他将自己的旅行浓缩在短短的几行诗中,却依旧能让我们读者感受到,他的所见所思所想。他的这首《长江里洗礼》写于2017年,而我于2020年拜读。文学的魅力大抵就是如此,即便是历经千年,我们依旧能在不同的时期,与不同时期的作者进行思想上的交谈,了解他们,了解时代。端午节,槟郎来到燕子矶西侧的长江边,看到“他们排成长长的两列,便有一个人墙间的胡同。胡同口已深入江水里,口外站着三个人,冰凉的江水已经齐胸。”他们在长江边接受洗礼,虔诚守序。“从巢湖到南京,我主要生活在长江流域,对母亲河的爱难以表达。这群基督徒的受洗,以长江为盆,让我激动。”我不太清楚槟郎当时的想法,但是却读出他的感动。华夏子民的河流——长江,这不仅仅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河,它凝聚了在江边生活,依赖它生活的所有人的信仰和喜爱,这是我们的母亲河,也是我们民族的信仰。就像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而长江水就是他们的圣水。这是槟郎对母亲河虔诚的爱,通过记录洗礼所抒发出来。若是我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呢?是觉他们行为古怪,还是毫不在意?无论如何,可能并不会像槟郎那样用诗记录下来他们的行为,深触他们的感情。

槟郎是如此的热爱旅游,热爱着这片中国大地上的每一处角落。从槟郎的诗歌里,我不仅能读出槟郎的学识渊博,也让我对南京这座绚丽的古城有了更深的了解与感触。我小时候多次来南京姑姑家寄居,却从未深刻了解过这座古城的魅力,对她的了解更是浮于繁华的城市建筑表面,未踏进过那郁郁葱葱的自然山景中深入感触。我看得出槟郎对旅游、对文学、对宗教的热爱。槟郎那么爱它们,将它们融入自己的生活中,它们构成了槟郎的风貌。“大明的皇家的道观,变成了儒教景色和博物馆,荣耀的大明国师刘渊然驻地,如今哪有过去的痕迹?仙逝于此,遗蜕回归于此,相隔几百年,一切已改变,正如原乡宗教在南京的命运!”槟郎为道教的衰失而惋惜,他感叹物是人非。或许每一个人在面对人生、景色、物品时会发出感慨,但频繁将它们写进诗篇里并且发出发人深省的感叹的人并不多,槟郎就是其一。时光荏苒,高道不再,肉体化为尘土,但灵魂却依旧闪亮,影响的后人。槟郎深入朝天宫历史的深处,将情景交织在一起,是他的自我发现,亦是对历史的敬重,足以让我佩服槟郎的情与思。

但槟郎不止止步于探索历史,探索自然,他更能于生活中发现美,体悟人生。他循着前人的足迹探索,感受前人的思绪,填补自己的内心世界;他恣意地活着,呼吸着身边的空气,感受在生活中,细微处的美和哲理。《村头的银杏树》是槟郎最近新写的诗篇。一株普通的银杏树,不会被任何人注意。但槟郎注意到了,这是一株高大的树,为人们撑起一片庇护;是孩子的乐园,给他们欢乐和安全;是农人们休息的地方,他们在这讲述古老的故事。对于槟郎来说,这株银杏是故乡的信标,就像风筝的线,槟郎就是那飘零的风筝,故乡就是那只放风筝的手。槟郎自由的在故乡之外的地方飞翔,故乡在远处遥望着他。“一个人和一棵树,我在树下长大。我到外省都市流浪,故乡的银杏,在冥冥之中庇护。”银杏是信标,始终牵引着槟郎,即便槟郎在流浪,而内心却始终存在着家乡的影子。

偶然在博客中翻到《湖边的荻花》。诗中写道:“一棵白荻花,对着河水陶醉。倒映美丽的身影,还有她多愁善感的心,她的芳情在萌动。这荒野的湖,环湖不通道路。长在人迹罕至处,她冥冥之中的期待,有一个人会来。”白色的荻花,生长在人迹罕至的湖边,静待有缘人。她在等待谁呢?可能在等待像槟郎一样的诗人吧。开在野外湖边的花,孤芳自赏,即便无人问津,也不会自暴自弃,依旧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高洁,热爱着生命的每时每刻。细想,这不就像槟郎一样,孤独高洁。即便没人理解,但是对于生活的态度却依旧不变,高尚的灵魂会相互吸引,槟郎循着足迹找到了有着相同境遇的荻花,而荻花也等来了理解欣赏她的知己。

就像槟郎自己写的那样:“户外群中的诗人,又拍照又写诗。野湖成了网红,荻花成了湖的标志,从此期待变得鲜明。.我在初冬户外,跟着驴友徒步野湖,爱上了湖光山色。最喜欢岸边的荻花,荒凉中的热情。”此处可以看出槟郎的生活态度,热情,再贴切不过来。槟郎的想象为花朵的生命谱写出新的希望,而槟郎便是那希望。从槟郎的诗里总能看出他的乐观与豁达,豁达的境界也并非每一个人都可以企及。人生在世,总会有不顺心的时候,写几首诗,诉几段情,谱几曲人生。槟郎是诗性的人,过着诗性的生活,是令我无比倾心与向往的。

“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这句话曾是朋友圈内常见的话,而我们也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但说得简单,做到却何其困难,我们总在人生这试炼场上沉沉浮浮,看不清来路和归途。诗和远方是梦想乡,我们总是渴望,但却难以敲开理想乡的大门,但槟郎做到了。槟郎在博客上分享着生活,他的照片都很质朴简单,没有现代社会夸张的摆拍技巧,就是坦诚普通的分享旅行,分享体验,分享生活。爬山就是山,游水就是水。人文地理文化无一不包含,槟郎和景点的每一次合照都是他与大自然的灵魂交谈。我想也正是有了这样的深入灵魂的交流,槟郎的诗才会如此通透自然。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槟郎就是一位一直在路上的诗人,一位流浪的浪漫诗人。

“观其作,识其人;识其人,更诚服于其作”。槟郎是一位流浪在天地之间的孤独诗人,唯有诗歌使其灵魂平静,旅游是他体会人间的喜怒哀乐的方式。一直流浪的灵魂,不需要他人评判,恣意潇洒,这就是槟郎,流浪在天地间的孤独诗人。

2020-12-25

  .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