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2019年6月诗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316

文章时间: 2019-7-02 周二, 上午8:48    标题: 2019年6月诗抄 引用回复

2019年6月诗抄



新闻纸

撇开一切琐屑
在大街上踟蹰
与落叶一同坐到天桥下
等待噪音法的禁令颁布

加入高分贝的都市,喧嚣
不惮身背吉他
在晃荡的青春岁月
成为流浪歌手

拥有一副镣铐
提在手中,绝妙的歌喉
是难得的天赋
惟愿将它取消,捏着嗓眼,禁口

烦躁疲惫的公交车
等待急匆匆的脚步
人们开心又严肃,皱紧眉头
只为掐准时间,给每个人让座

一张簇新的报纸
坐到屁股下
祈祷吃早餐的油腻手指
摊开,阅读

直至反复遭逢遗弃
在街心花园,在路边的石凳上
随风起舞;洒水车淋湿
负荷超载的消息,一张过期新闻纸

踩在人们脚下
一任时代的车水马龙
呼啸而去;忘记从上个世纪
忙碌到凌晨,只为校对——今日头条

2019年6月4日





风湿

没有人为他们雕刻
荆条缠绕的双腿
遒曲的青筋裸露
布满青铜暗淡的水锈

六月里,这些在水田里插秧
收割,佝偻的腰脊和关节炎
一双老寒腿,浸泡着泥水
苦于无法治愈的痛风

一个患风湿病的村庄
藏在我内心
有些伤痛与生俱来
无需遮掩却也无法描述

2019年6月5日




丰乐河

那些著名的河流
尼罗河,恒河,密西西比河
所有的艺术家蜂拥而至,巴黎的塞纳河
为了一座桥,一叶帆
而歌咏

她们的娇艳,美丽,流逝的一去不返的爱情
比秋天哀婉,比历史古老
幽深

更有在水之湄
溯流往返,江之源,河之岸
一个民族的母亲河,有众多的姊妹
堪比苦难,有窦娥,有孟姜女
有天上的霞霓飘落,七仙女下凡
有传说,有奇迹
均比不了——武则天的柔媚,威严

俱往矣!风流激荡
而我只爱
一条称之为故乡的小河
就像永不枯竭的泪水,蕴养我的眼瞳
随我走遍海角天涯

弱水三千中的一条
生命河
她的纤曲,细流
没有亚马逊河那么宽广,汹涌
没有幼发拉底河那么啜泣,灾厄连绵
但我也将歌咏
不为她的瘦小,娇俏

只为她的欢笑
她的快乐
给了我生命并将缠绵的爱情滋润

2019年6月5日



端午节

在大漠里找到一个地址
于是,他给那片绿洲邮寄
大学宿舍潮湿的走廊,阴暗的路灯下
所写的第一首诗

那是双重的幻想,关于母亲
关于苦艾叶,当雨季来临之前
梦见自己的新娘
那是他的第一首情诗

越过荒凉的无人区。三十年后回首
他看到,梦中的情景
一一实现。怀着朴素的心情
去菜市场买来一把艾草

他会深嗅那苦涩的香味
在心头默念片刻,苦艾草啊
把它插到门环上并告诉
将要远嫁的女儿,别忘了端午节的习俗

2019年6月5日



碑林

这么多痛苦的文字
实在难以分辨

好像每个字都认识
每一笔画,切割深深
给灵魂
造成痛苦

好像碑林深深,吸引
让人们沉溺苦难
好像雕刻深深,无尽的探寻
总是获得:渴望
——甜蜜的反弹

密密麻麻,无穷组合
扭曲的文字
形成一张面孔,郁郁

好像镜子深深,正照见
——我自己

2019年6月10日



等待与到来

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经历
让落叶绚烂,静穆
美是在诞生之初还是在终结之后
才能感悟

而我知道风雨在降临
六月的枝头,小区楼下的红李树
密密匝匝,掩藏浑圆的李子
如我未尽天命的踌躇

一颗心
等待,太阳的利爪
将烙印,黑夜的邮戳
火红的飞鸟
令人欣悦,袒腹

那么,来吧
该等待的正在等待
该到来的终将到来
慷慨的日光,给予红李子
趋向美满,成熟

2019年6月12日



定位
——父亲节写给远去的背影

在已知的元素周期表排列之外
无影无形
一根救命的绳索,系牢

不仅是为了救命
我的命
家族,地球

我们的命运共同体,像锚

即便父亲远去的背影,是航行,是探索
是到我们看不见的宇宙深处,远征
但他依然牢牢抓住

并将我们在群星中系紧,像锚

给我们平凡也给我们显豁
给我们在风暴中,永不迷失的定位

2019年6月16日



街角所见

街角的灌木茂盛
红李树与绿樟木形成林荫拱廊
此地原始于荒漠
世代耕耘的农田
由一张蓝图改变

自冬徂秋,城市道路拓宽
灌木被砍伐,李树樟木被挖掘机
连根拔除
然后是水泥石子,铁四局运来
专利保护的海绵沥青

还有三三二二时断时续
戴草帽的大叔大妈
临时工,在铺砖,栽种小花小草

人并非绝对需要一座都城⑴
但高楼需要,GDP需要
国际化需要,高铁和动车
缓解了民工潮

一些池塘干枯了,炊烟消散
人并非是两脚动物
他们的肋下,有一双为生存驱迫的翅膀
不是候鸟,却为觅食
为阿拉伯数字与银联卡密码
所迁徙

必须有一个身份证,但不一定
就拥有城市户口
他的身份可以无限拆解
验钞机,脚手架,砖与瓦
蓝玻璃和避雷针

但他拆解不成花草
见惯了垃圾桶窨井盖,蚊蝇蟑螂
被城市循环使用的尼龙塑料
人并非绝对需要,一如管道电缆
却被绝对地绑缚在
摆脱不了的都城之梦靥中

他唯一感到慰藉的是
雨水可以回到
故乡的小河,蜻蜓又落到荷叶上
那里,野生鸳鸯享有月光和露水之乐

那里,并非绝对需要一座都城

2019年6月17日

注释:⑴人并非绝对需要一座都城——塞南古尔



借用一下,天籁

(一)

“说是离婚前的聚会
搞得神神秘秘,” 朋友晚上十点后
发来短信:“出怪!”

一个生意人的好心情,瞒天过海
只为庆生;另一个人得以
公开约会;众声喧哗中,——擎一杯红酒

数落繁星。每个人都在倾听
心灵的召唤。叔本华称呼
他的卷毛狗为,——“世界灵魂。”

(二)

穿越无人区,坐飞机而来
千层岩风化为风棱石
十年前为我装修房子的设计师
记得我的喜好

他说,从这个角度来看
能听到风沙声

他还在开一个小公司
从安徽老家带人到酒泉
接装修工程
千里万里仍专诚给我送石头

他说,对你是天籁
一块烂石头。“不过现在挺难找的,”
他补充一句

一时间我们都拘谨了
眼神里有着语言无法处理的内容
只好闭紧嘴巴,相对搓手

耳朵却不自觉支棱起来

2019年6月18日;23:57



沙漏

历经亿万年风化
而我不可知,这风砺石
在手中
是最后的形状,还是慢慢
成为砂砾

可知的是,这喜好
是短暂的夜晚
流星从我的胸腔呼啸而去
一层层岩浆荡漾,热血犹存

就像一切的述说
在其中
我听到,天籁

细细的沙浪,尖嚣的沙尘暴
历经亿万年任性
吹进眼瞳

一粒沙。一滴泪
荒寂的戈壁,短暂的停顿
在谁的手中
终将形成沙漏

2019年6月19日



就像死亡

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么阴暗(1)
句号。但句号之后也不是你所想的那么明亮
为什么我们内心充满诅咒
并不是你所想的都是石头

不可刨开,花好月圆之夜
在月光照耀的荆棘之路上,有狮子
它的利爪,獠牙,咻咻声,一种强悍的气味
是为了霸占它的疆土,巡视它的花园

哪怕它不在现场,我们依然明白它的主张
而我们誓死也不能改变
在我们内心,那无限扩张的明亮
难以抵制也难以消除,潜伏而来的阴暗

就像死亡

有时候,我们改变不了世界
也难以改变我们自己
因为,我们正被世界的明亮与阴暗
所改变

2019年6月19日

注释:(1)“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么阴暗。”摘自挪威诗人罗夫•耶可布森的诗歌《向阳花》,郑敏译。



只此一愿

乘坐热气球或白帆平底船
到巴黎去

攀登埃菲尔铁塔
不为高高在上
只为从咖啡馆乱糟糟的人群中,看清
可怜的亚历山大•小仲马

手执《茶花女》版税,向我交换
穿梭热带雨林的回程票

冒险是一项伟大的事业
到东方寻找
长有丹凤眼的女郎,是一项
更伟大的事业

想一想,让羞涩的可人
接受
法式热吻!没有比这更伟大的事业

这几乎是
一个人
生命的全部。在水母般蔚蓝的星球上
超越美轮美奂的爱情

藉此交易暂住证
我更乐于充当——巴黎圣母院
丑陋的撞钟人

替代保罗•魏尔伦写自由诗
让•尼古拉•阿蒂尔•兰波
贩卖军火

最后,将保罗•高更
放逐裸体的塔希堤岛
让他全身长出棕毛
成为——太平洋上失联的泡沫

2019年6月21日



真理之蛙

真理会不会从晚霞显露出来
黄昏巧作安排

校园里的烂泥路为月光晒干
露珠下合欢花强劲的光芒
赛过集体宿舍的油灯
照耀人间

那光亮比昙花持久,比刺瞎眼睛
化学实验课堂
活泼金属镁条点燃的炽烈之光
温柔

没有谁保留卷心菜一样的中学课本
没有谁忘记
难以启齿的字条

永不干涸的墨渍,黏湿的夜
涂鸦蝌蚪

心灵里有一角青草池塘
墨黑的小人躲在独木跳板上
反反复复
——搓手

2019年6月24日



半夜

夜被逼到战争边缘
很多人都放弃了
他们不再等待,不再守望
而是逃跑
在冷气房,撅起屁股
把头埋入
梦的沙漠,一如为风暴惊吓的鸵鸟

我的凝视也被他们损耗了
没有放弃
但搂抱腿骨的时候,发现
岁月枯萎了

战争还没有真正打响
巨象已干瘪为热锅上的蚂蚁
老人不愿从海上归来
为追捕晚节苦恼,——他的收获
他的战利品

为什么是我?

但战争还未打响
与鲸鲨庞大的鱼骨比较
海水正在洗刷,磨,挖,劈,剔
血肉在牺牲
我的腿骨——拒绝

逃跑……

2019年6月26日;0:06



问路

地上本无路
虫篆,鸟啄
人走,兽趋
便有了路

伟人严肃
但市井之徒,比如胡雪岩
另有说辞
花花轿子人抬人

大半辈子随波逐流
前程远大
漫步于山水间
沉吟:“言知之易,行之难。”

为了兴邦
圣人也要求自己的子弟
不惜换一种方式
寻路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披荆斩棘之时,难免
离骚

2019年6月27日;0:25



声音

在声音诞生之前,夜是平静的孤岛
是冰,是寒冷中白炽的火焰,梦的蝴蝶与骏马
女人丰腴的背弯,不,是幽潭之莲
而风在嗤笑
月亮捂脸

但声音是锋芒毕露的利刃
是抵近喉管的死亡
是蒙克之嚎叫,他双手放在耳朵上
不可思议:梵高
正拿绷带缠绕,一只滴血的耳朵
一封写给妓女的情书
这耳朵不要也罢!太多的誓言,唼唼喈喈
而元凶
并不是张大的嘴巴

是声音
是正在诞生的声音
是无辜的。因为夜太短
而她的心跳又过于急促

为了掩饰被迫害,被侮辱
她把自己蜷缩海胆里,披发,劈腿
是柔弱的,怯怯
且不许接吻;但更多的悬念
决绝!是她吸食血肉的口器里
泄露,让男根勃起的叫床之交响曲

当拿破仑•波拿巴征服整个欧洲的时候
于马背上手捧歌德的小说,在声音诞生之前
世界仍有一隅未被征服
即便被放逐到圣赫勒拿岛,仍有一个伟大的梦想
纵马去践踏
那羽毛猩红,世界之一隅

2019年6月28日



安慰从何说起

安慰不知从何说起
这条路
装饰了刷白油漆的矮木栅栏
挖掘机蹂躏过几回
格桑花和绿草从何处搬运,移植
水稻与鹭鸶从何时退役

它的修修补补明确
这条路
愈发为一个崛起的城市所看重
而我从早晨走向夜晚
走向路灯不许睡眠的黑夜

月亮司空见惯
安慰不知从何说起

格桑花在风雨中摇曳
就像脚步匆匆的公务员
把公务包放在头顶
风雨来临,人们情不自禁做出
避雨逃窜的姿势

那低头看手机的人,走过
这条路
不会张望或询问,雨幕里
有哪些青色雨点般的人影,一闪而逝

2019年6月28日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