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网集萃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遨笛: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苏斐文



加入时间: 2006/03/13
文章: 31

文章时间: 2007-8-13 周一, 下午2:10    标题: 遨笛: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引用回复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9)

         在酣畅的晨雾里我停下来
         回顾生与死的意义
         我不介意有那么一点悲哀
         每当我梦想到你
         我的心思就又踏成这乡间的净土
         有如现代盲人的通病
         不愿面向带来消息的远方
         让自己的火炬落上灰尘
         让它在朝拜的晨诵里低头
         照亮别人的足迹
         我的期待是你不安的原因
         在挂满葡萄的果园里
         什么样的人会因枝头而压抑
         所谓的南国清风毕竟是过时的谎言
         听谎言也是思考
         区别只是
         说和听之间的选择
         就象是你不知如何取舍
         落水的母亲或者女孩
         这时候你才发现
         存在就是遗憾的积累
         你怎么做都将是酸与甜的错误

             (11)

         我所期待的已演变成落寞
         漫漫的待渡
         任凭回赠的空花篮摆在岸边
         不同的人可以充当不同的伴侣
         我曾经的踌躇
         演变成启航的自由
         得到了它我一度风雅
         在最困难的时候
         我在航行日志里反复写着自由这两个字
         它让我悱恻
         因为它不仅是我的朋友
         我与它别无所求
         在大海的一滴日子里
         它占据世界
         无限开阔的海面
         我站在自由的蔚蓝中心
         欣赏巨大的静寂
         和后退的海空
         而最有耐心的主角
         却不是获得自由的我

              (15)

         天地悠悠
         我居然也被人从头到脚复制
         我是我的仿制品
         我与我将互为情敌
         我比我伪劣
         我将首先寄宿于我的体内
         我的形象可欣可赏
         我盗窃我所有的一切
         然后在春天的边缘与我决战
         你招来你的妹妹
         你们打着爱情的旧伞
         我和我
         真品和仿制品
         以交换战书的形式互换身份
         我们发现我们的人格类似
         它是我们抵挡异性的共同防线
         我与我的情敌非法结盟
         我们无需身世
         你和妹妹忍无可忍
         你们举伞而来兵临城下
         战争在瞬息
         将真假二字偷换
         你在秘密行动之后开始滥造替身

              (16)

         一根烟就此结束
         它的身世没有点燃
         就被温柔的暴虐揉碎
         直到今天
         我还是觉得所有的经历只不过是
         一刹那的循环
         无数块哑谜石头被无限敲碎
         铺成长路首尾相衔
         许多人瞪大眼睛
         走过这硕长的场面
         他们也无法
         将这一生的主题网罗
         因为重复的人会
         千万次重复地出现
         每次都多出一个偶然的里程碑
         一根烟没有重新点燃
         就被再次揉碎
         在同一个温柔暴虐的今天
         也不知道是否会有
         新的使节
         抽着相同的烟
         与我一同走向又一个重复的假设
         而我呢
         将手伸进昨天
         按顺序抽出下一根烟

              (17)

         它已经出发了很远
         我错过了无数个迷人的路口
         我的兔子在灾难的雨季里
         与我失散
         我是幸存的缩头乌龟
         风的吹向是我最不可靠的标准
         我的前途在不同的方向里
         有不同的价值
         季节本身不重要
         雨天是我的敌人
         我需要晴朗的夜空
         星斗是我的导航
         一个错误就会
         改写我爬行的历史
         在最困难的时候
         太阳提前升空
         希望在苦行的清晨里蒸发
         远方不存在受戒的消息
         我在龟壳里迷失已久
         仿佛我的星星
         已经落地
         在无法标识的荒原上

              (18)

         相比之下你没有太多的挫折
         每一个挫折也是一种缘分
         你甚至可以去坦然
         把挫折当做是天然的割礼
         无需形式
         也能得到本质的内涵
         与你相比
         我的经历是高地的洪水
         在山川之外毁坏了他人的果园
         当然它怎能与命运抗争
         我们的遭遇不同
         但是我们多少都来自同一个短暂的世界
         与大禹一同领命治水
         童年的痴想
         扰乱了我们今天最难的课题
         我们的信心在奔泄之后
         数番受挫
         改变了我们处世的思想
         改变了我们的姿态
         如果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我们未必重新开始

              (19)

         往往一个艰难的时刻
         最容易逼人做一个
         惊人的决定
         即使没有太多机会
         没有了充满生机的太阳
         也可以坐下来
         缓缓消化一份茫然的情怀
         看着没有腔调的天空
         那苦行僧似的月光
         也是理解
         情绪是标准
         它衡量我们内在的气质
         换句话说
         即便是失去了各种意义
         还是会有些无中生有的机会
         甚至能够
         极其自然地静观
         自己的失误
         同时体验狂放的后青春期
         在迟迟寂寂的光阴里

              (20)

         那是一个没有时间感的天气
         一路雾色似水一般
         置身其中
         没有早晨和日暮的概念
         在那里
         我是一件手提行李
         携带着第三者的消息
         我没有足够的耐心
         我是故乡的叛徒
         我的主人拎着我在漫长的站台上
         他代替了我的身世
         而他处境比我惨
         他四处奔走
         舍己为人
         不停地赶路
         走过再多的路也难追蹑
         时间的刑期
         我失去一个又一个站台
         无处栖身
         我的路织成一个巨大的表面
         在拉开的回忆里
         旅行造就使命
         目的地不必出现

              (21)

         看不见另一个有关的消息
         剩下一片片无法消受的遐想
         满眼飘飞的幻影
         我把它们从空中摘下当书签夹进书本
         再重新打开
         原来的文字
         在结局里消失
         一个尚未存在的新故事诞生
         我把故事放在桌上
         它正面端坐
         灵气升华
         栩栩如生
         缓然成型有如你的形象
         它开口说话
         文明之语自口中倾吐
         它说它希望对我作密切的采访
         将我的言语带回到
         下一个起点
         我合上书本又重新打开
         又是另一个故事另一个结局
         灵气升华
         它再次出现
         说它无法完成对我的追猎
         曾几何时
         它也是一直在期盼对我的采访
         从童年到今天
         我于是合上书本再次打开它
         这次它又开始了
         一个新的采访节目

              (22)

         没有办法给你回答
         剧院的大门时关时开
         你的话是最具体的过程
         你犯的错误尚未发生
         在同一个剧场里
         我们分别看到两个表演
         看到看到两个互不认识的主角
         我们交换戏票
         交换座位
         可是无法交换我们看戏的身份
         我们面对舞台
         我们在台词与台词之间感慨
         台上的两个战争一如既往即将结束
         那各自哭喊的声音
         与台下毫不相及
         即使我们换一个角度
         也无法看见戏剧的开始
         我们无法参与剧情
         无法转移视线
         无法私奔

              (23)

         坐在咖啡馆的深处
         看着外面的大雨
         满城风雨下了整整十年之后
         我才发现这个角落
         从未被打湿
         一个陌生的温室
         养着各种苟且偷生的意念
         智慧本身就是局限
         它让我看见窗前的花草
         却看不见日子如何一点一点生长
         这里没有邂逅
         我的幸存者就是手头的这杯咖啡
         浓得象我苦难的江山
         象我出版过的荒唐之语
         喝着咖啡
         我会想起外面下了十年的雨
         天上落下来的见证
         看着花草
         我又念起人间的悲苦
         可能是一种奢侈品

              (24)

         在生日宴会上
         我将一个众所周知的神话搞错了
         我的祝酒词里
         加了过多的味道
         艺术被我伪造成偷情
         我追悔莫及又无力更正
         她说爱恋不再是她的台词
         在自己的领地上
         也找不到习以为常的乡愁
         一切成了拥有
         情感是屈指可数的失去
         吊灯挂在大堂里
         她在光明中失去了对黑暗的印象
         但是她举杯因为她想感谢
         她所有失去的一切
         一杯酒要在情绪最好的时刻饮下
         她的脸色在灯光下特别好看
         我正在为自己的失言
         痛心不已
         我的即兴作品失去了第二次价值
         我不介意损失
         但是我将部分来宾的误导
         直到今夜十二点
         我体验比别人多出一点味道
         而且我想站起来说
         一杯酒要在情绪最差的时刻饮下

              (25)

         我并不介意任何因果关系
         有时候情感的发酵
         也会因人而异
         我能够解脱自己却无法征服自己
         我的学说消失
         我与世隔绝的经验是一本种花的书
         空无是它的封面
         在书里我一次次失手
         因为我已昏睡多年
         错过了春天
         如果花朵会在秋荒的余烬里开放
         我的种子也会复苏
         在血泥里长成坚实的禾草
         再次开花
         我会选择最浓的风向
         那里曾扬起千百年的花粉
         无数花朵在易逝的水影里长大
         尽管未必真有果实
         也许不日又有他人前来
         为我焚书祭花
         的确,因果关系也会
         随风而逝

              (27)

         我的孩子们在我的感慨中长大
         他们是天使
         来自一则有关我的轶事
         在情理中下凡
         我设想生活
         设想对他们的印象
         设想有关他们的回忆
         他们会象桂树一般长大
         长成我的观念
         在我曾经隐身的旷野里学会走路
         我的身躯是大地
         他们在我的道路上
         走遍我的花期
         走到文字的尽头
         尔后他们怀念未来
         并发现我的秘密是心愿的泡影
         我会因此深感惋惜
         然后继续设计
         他们怎么样为我逃离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网集萃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