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比较诗歌与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199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3-12 周五, 上午5:26    标题: 比较诗歌与槟郎 引用回复

比较诗歌与槟郎

作者:乐亚梅

我们选择选修课的时候,我选了三门选修课,其中一门就是槟郎老师的“比较诗歌”。我之前没有上过槟郎老师的课,也没接触过他的诗,只在传闻中听过他,寥寥数语,让我对这位老师充满了好奇。

选修课开课了,我终于上到了槟郎老师的课,我惊奇地发现槟郎老师是一个相当可爱的人。他总是在课前几分钟,放着或舒缓或古典的音乐MV,等到上课铃声响起,他才不徐不缓地开始他的课程。他上课十分有逻辑条理,他先是为我们讲说他自己的诗,然后再赏析古今西方诗人的诗,总是妙语连珠,让我们经常从他的话语中有所感悟,这个上课方式也被他说成是“抛砖引玉”。这样的上课形式新颖独特、别具一格,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课程的内容。

自从上了比较诗歌,了解了槟榔老师的诗歌,我才发现才华横溢的槟郎老师,在当今众声喧哗的诗坛中,显得那么得卓然不群。他身上有着一种诗人的气质,他像是一只轻灵蹁跹的孤鸿,满腔诗情,挑遍了寒枝却还是不肯栖息,而甘愿忍受沙洲的寂寞与凄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孤独的,但他并不惧怕孤独,他啃啮着寂寞,保持着最本真最质朴的诗心,在这纷乱红尘中独辟一方自由的心灵净土。

再来谈一下我对比较诗歌这门课程的意义的想法吧。黑格尔曾经说过:存在即合理。万事万物的存在各有其存在的理由,比较诗歌亦然。我觉得比较诗歌这门课程,对我们文科生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很有必要去学习比较诗歌这门课程。诗歌阅读是一种锻炼我们审美能力的审美实践活动,它可以提高我们的审美能力和审美趣味,对我们审美素养的培养具有很重要的意义。而槟郎老师的比较诗歌这门课程又在普通的诗歌教学上更进一步,它的主要课堂内容是关于现当代中西方诗歌的对比赏析。可以看出现当代中西方诗歌的迥然不同,它们分别体现了中西方的文化、艺术、美学等的综合成就。对它们进行比较既是文化交流的客观必要,也是研究和发展我国诗歌的主观要求。在比较诗歌这门课程里,槟郎老师带着我们一起欣赏诗歌,这样一个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展开想象的过程。我们可以通过槟郎老师的描述,进入一个奇幻的想象世界。

槟郎老师喜欢写诗,也喜欢旅游,喜欢畅游山水。他或许有丰富阅历、壮阔胸怀的想法,或许有激发诗兴的目的,也或许兼而有之,总之他把现实冰冷的生活过出了一种别样浪漫的感觉。眼界的广阔、丰富的学识,再加上对游历过的风景的特殊理解,他的很多诗都是质朴真实的写景记事与感想相结合的佳作,让想象插上思想的翅膀在文学的天空自由翱翔。而且槟郎老师都习惯了每天写一首诗,要是没有丰富的生活经验、渊博的才识,我相信一般人肯定做不来。也许有人就十分不解槟郎老师的特立独行、与众不同,但为何人人都要有相似生活,他勇敢地追求心之所向,比起平庸地泯然众人不是更加好嘛?有时候,我真的十分羡慕槟郎老师可以那么潇洒自如,活出精彩的自我,活出很多人向往的模样。

正是因为槟郎老师的笔耕不缀,每天写一首诗,我们才能在比较诗歌这门课上欣赏到他的诗歌。在比较诗歌这门课程上,相较于槟郎老师所讲解的西方文人诗歌,我似乎更喜欢槟郎老师开头的“抛砖”部分,因为对我来说它们更加的亲切质朴。近期,槟郎老师又在他的课上和我们分享了他的新作。作为一个文科女孩,我更喜欢他写生活的风花雪月之作。《天又下雪了》写了他对前几日南京初雪的所见所感。十三号夜里,我也在温暖的行知组团里自习,晚上八点多,我才准备回宿舍。到楼下时,地上尽是潮湿的阴翳,天空中下着似雪非雪的雨,把没带雨伞的我困在了楼道口。又过了一会朋友请人送了把伞过来,此时,雪才真正成为雪。只见天地之间飘着漫天的米粒大小的雪屑,突然一种感动袭上心头。王子猷也曾在大雪纷飞的夜里突然起兴去找自己的好友戴安道,到了好友家门口,却乘舟而返,饶有诗意地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可见雪是一种美好而引发情感的事物,同样诗意的事又发生在了几千年后,而槟郎老师把这美好的画面写成诗歌,永远地留在心里。当然槟郎老师看雪,看到的不只是美丽,他还看到了一些其他东西,比如说:联想到因雪受难的人和动物而产生了悲悯之心,感叹大自然现象的敬畏之心以及处变不惊、饱经风霜的平常心。

槟郎老师不仅写过冬天,他也写了秋天,一个既象征着丰收又承载着悲凉的季节。秋天是万物凋敝的冬天的前奏,此时,总是落叶纷飞,大雁南飞,百花凋零。这些风景都不由地使观者产生出一种悲凉。槟郎老师也应景地写了一首诗歌叫《秋叶的自述》,描述了一片秋叶从泥土轮回成为树叶,再从树叶变回泥土,生生不息的过程。槟郎老师诗意地把树叶落地的经过一系列化学反应变成泥土的过程写成了一个生命的轮回,赋予这些冰冷的文字以鲜活的生命。刘禹锡曾说过:“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而槟郎老师和刘禹锡一样另辟蹊径,还是保持他那健朗乐观的态度,从秋天孕育着春的种子、希望这个角度写出了秋日的暗涵生机。联想到人生不也是如此嘛?当我们处于困顿之境时,保持乐观的态度,顺其自然,困境总是会过去的。

槟郎老师还通过写诗表达了自己对美与丑、生与死独特的理解。在他的《美的反面是丑》中说过:“不知丑也感美,知丑更能知美。美丑相对着存在,知美更容易追求,知丑更能够克服。”道出了美与丑的辩证关系,美与丑是对反义词,但是更深地理解这种对立的存在有助于对对方的理解:有时美不一定就是美,美丽有可能包裹着罪恶而更加诱人;而恶不一定就是恶,也可能是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在槟郎老师的《生命中的阴影》中,他说:“生与死相伴,生从死里出来,一路有死跟随。随时有死亡的危险,最终又必然死去。”这又不免牵涉到哲学中的根本问题了。然而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槟郎老师对于死亡的阴影的态度是很通透的。对于生命的终结,他毫不畏惧,勇敢面对,把握当下,希望抓紧时间去钻研自己的学术与艺术追求。作为一介常鳞凡介之辈的我,十分佩服槟郎老师这样坦率的人生态度。

槟郎老师的佳作很多,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他的那首《火棘树的梦》。火棘树,算是一种常见的绿植,对于每天匆匆忙忙的我们来说实在是太不起眼了,我们不知道它的名字,甚至都不会关注到这样的植物。槟郎老师的这首诗唤醒了我对它的记忆:一簇簇红艳艳的小果子挂在绿油油的枝头间,经历着天地间的风霜雨雪。当雨和火棘树发生触碰时,红艳艳的小果就像被镶嵌在水晶里一样,显得愈发的精致起来;当雪轻轻覆盖在火棘树时,白色与红色、绿色成了世间最完美的配色,红白相衬,这小红果变得愈发楚楚可怜。春初,它满枝都是繁花,白色的花朵挤挤挨挨地开在枝条上;秋后,它从满枝繁花变成了红艳艳的果实,硕果累累,轻缀在枝头间。红色的果实间,满缀着槟郎老师的世界与理想,此时此刻,小小的晶莹的果实变成了广袤无垠的宇宙。情感与理想在此爆发,槟郎老师他化成了火棘树,物我合一,他好像在朦胧的梦幻中分辨不出是火棘树变成了他,还是他变成了火棘树。就算美丽的花朵终将凋零,烟火终将化作尘埃,繁华如梦的时刻总会在后来人的心里留下印记。他的诗歌和其他文学作品也是如此,它们璀璨如黑夜中的星子,如陪伴月亮而孤独的树,如火棘树枝头的硕果累累,永远地在我心中散发出闪耀的光芒。

槟郎老师的佳作多如繁星,而我只能说出他的万分之一点的好来,以上所说的我对槟郎老师部分诗歌的赏析也只不过讲出了其的一部分内容情感来而已。他的诗风质朴真挚,他的人生态度又是如此的洒脱旷达,他对悲苦人民的怜悯之心,他的学识眼界十分丰富宽广,所有这一切都构成了这样独特的槟郎,所以才能在这万物如尘的尘世中,低到尘埃里缓缓开出花来,吐露沁人的芬芳。真正好的作品需要去反复咀嚼,我想槟郎老师的诗歌也是如此,反复品味,才知其纸短情长。

2020-12-21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