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旅游诗人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144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2-19 周五, 下午9:07    标题: 旅游诗人槟郎 引用回复

旅游诗人槟郎

作者:蔡奕颖

人生是一次充满未知的旅行,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在乎的是看风景的心情,旅行不会因为美丽的风景终止。我是一个爱好旅行的人,曾到过三亚、新加坡、桂林等地,但随着时间的逝去,那些有关旅行的记忆也在不断消退,只有一些照片和视频可以帮助我的记忆有所复苏。但仅有照片和视频似乎不能完完全全的让人忆起那时候的全部体会,在我苦恼于这件事的时候,我的朋友向我推荐了“旅游文学”这一门课,这门课的授课老师是李槟老师,他有一个笔名叫做“槟郎”,先生是一个酷爱写诗的文人,他每到一个地方,一般都会留下一些照片与视频,但有时他还会留下一些诗篇,这些诗篇很好的记录了当时的风景,更留下了先生有关那些风景的感受。没错,文字也是一种帮我们保留回忆的记录方式,它可以提醒我们曾经在旅游过程中的喜怒哀乐。

在如今电子科技迅速发展的今天,也总有一些人愿意用泛旧的纸页记录下来这旅游中的点点滴滴,他们似乎仍有一些古人的风韵在里面,不论世事沉浮如何变幻如何,他还是独自屹立在时光的长河里予过往仓促闪现的风景以最深刻的反思,正是因为他们这种人生启迪诗人的存在,才能让我们这些庸庸忙碌的芥草众生得以捕捉到这世间万物寻常中的不寻常,平俗之中的精妙点滴,让本来平坦的路有了花一样的波纹,这就是文学的脱俗之处。

其实在我的身边也有着这样一位诗人,他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学风格有不同于众人的锐利目光,于是他笔下的文字是诚恳的也是大雅的,俗气之中有一种掌握全局的自然从容在里面。很多人和我谈起过槟郎的诗,他们说他的诗乍看似乎无趣,可是你要是细细的品味,才能明白大智若愚讲的是怎么样的意思,正是槟郎先生本人。踏过多少地方行过多少的路饮下多少滚烫的热酒才能造就出这样的诗人,他总是有股热情在的,无论头发是否已经花白腰是否已经驼背,他那拿起笔的手依旧如二十岁那般稳健那般肯定,如果你去看他的文字翻阅过往的诗篇,那些被他藏起来的历史过去又以一种新的方式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了,他笔下的隧道都浪漫秦淮也自己的风情,甚至是一草一木飞鸟走兽都有了灵长万物的情态和思想。举例来说,“我在巢湖边长大,水鸟是我儿时的伙计,我在湖里打渔,游泳,水鸟热忱地跟随。”先生在《巢湖水鸟》中虽一人打渔,但并不孤独,他与水鸟为伴,将水鸟当做是自己的兄弟,有时觉得自己也是一只水鸟,可以在天空中翱翔。甚至在《我的登山杖》中,先生说“不用刀剑的时代,我有登山杖。一样能防身,一样能便于利用,户外活动的必备。”在先生眼中,登山杖已不仅仅是户外运动必备之物了,它甚至可以防身。在先生登山是登山杖可以使他省力,又可以防止跌倒,而且在后文中,先生还用它抵御了成群嚎叫的狗。先生已经把登山杖看做是自己的朋友了,一个无法割舍的朋友,就像是画家和他的画笔一样,密不可分。

槟郎先生爱好旅游,旅行可以使人放松,享受,使自己沉寂了许久的心灵得到释放。先生的旅游并不仅仅是整理几份衣衫仓促地离开家门登步另一片广阔的土地,而是去思考去冥想去探索,他的旅游比起俗人们胶卷里光影世界或许更加丰富。我曾经在踏入课堂之前如此想过,当我真正来到了槟郎先生的课堂,我才发现先生的诗歌是在他旅游时依据当地景色有感而发,那何止是丰富二字可以形容出来的,简直是可以说又发掘出另一座未现世的宝藏。先生总是说我的课是要抛砖引玉的,抛的是自己的诗,引的是他人的玉,先生将自己的诗比做砖,但我更愿意称之为璞玉,是泛着柔润光泽的那块玉石,闭上双眸,去听,或许还能听到那吹散的秋风;去看,或许能看到那碧绿的台阶上岁月的斑驳;去抓,或许能抓住那浮游而上的鲤鱼。璞玉还未现世,我却已经窥得那一寸之地的盛景,现在想来不由得感慨万分。本来早已深觉无趣的世界又在槟郎的指引下变得有了生机,有了让我想去追逐想去探索的欲望,也许槟郎先生的妙处就在这里了,我细细一想才觉得有趣。先生的《五十岁上庐山》从表面来看像是在记流水账,没有什么文学涵养,但是你细细体味一下,试想一个五十岁的人,徒步走上庐山,这是怎样的一种豪情壮志。先生的诗始于生活,也回归于生活,就像原来一贯素的菜肴是让人总会觉得烦躁,就想你每日去吃白豆腐去喝淡水,也会觉得这日子平平无奇了起来,但是如果那本来看上去没有什么长处的菜,入口即化,轻咀嚼一口则有人生百味蕴含其中,那无论多少次你品尝这份菜,都会觉得回味无穷,这就是槟郎的诗的精髓所在。本来就有着与常人不同水平的诗的才华,再加上旅游给他带来的那些丰富的阅历,让他的人生思想得以在一首首小诗里体现出来,所以旅游对于槟郎可谓是佳偶天成,本来就是契合的灵魂一旦遥相呼应便能产生出令人惊讶的化学反应,槟郎先生的诗就是最好的举证。

当我们离开我们朝夕相处的舒适圈时,面临的可能是垂涎三尺的饿狼,可能是心怀诡计的小人,也可能是百年一次的铁树开花,更可能是未曾见过的极光,这其中能得到的绝不是旅游二字可以轻飘飘概括住的,所以我们如何有着那份勇气脱离既定舒适圈又如何能拥有一双不同于常人的慧眼可以捕捉到那一瞬即逝的美,没有捷径也没有什么神仙,唯独只有靠自己。所以每次看见槟郎,一来觉得有趣,二来觉得敬佩,很多年轻人尚且惧怕离开舒适圈,槟郎却是不怕的,他就这么坚定地迈出自己的步伐,投入了最纯粹的本质之美,也是这种不顾一切的精神想来才是值得让人学习的。槟郎先生曾经开玩笑要去做个和尚,手起青丝落,与这大千世界自此是了断个干干净净,眼睛一闭佛经一捧,那世人的议论啊,就与他再无关系了。所以我常说槟郎是清醒的自由,肉身是这样,灵魂则也是如此。先生曾在《方山的月亮》中写到“星星稀疏而黯淡,云的薄纱及你的身边拂过,而你只是静静的,静静地听我的诉说。”先生多次到访方山,体会方山的美好,这么美的繁星都在聆听先生的诉说,那是多么的美好祥和,先生的内心一定是对美好的向往。

槟郎先生爱旅游,更爱在旅游的途中体会那儿的一花一木,感受天地之灵气,感悟人生之变幻莫测。先生的诗歌在提及故乡的旅游时,总是带有一丝回忆、感伤,让人一下子便能感觉到他对故乡的思念以及内心的感慨,在提及除南京以外的外地旅游时,又是那么的自由、放纵,让人觉得他是那么的孤高清雅,也是那么的有豪情壮志,而在提及南京的旅游时,有为了寻找童年时代的回忆而开始的旅行,有为了强身健体而进行的远足,也有漫步一个景点,细细体会而产生的无尽遐想。其实,对于先生由南京旅行而产生的诗,让我最感慨的还是那一首《爱情隧道传奇》,这是一首槟郎先生在游历了南京爱情隧道后创作的一首浪漫的男女爱情诗歌。“每年的8月13日,她都孤独地过一个节日,她都要到一个荒僻的地方,泪水滴在燃烧的纸钱上,而今那儿以爱情隧道而闻名.....”在飞驰的火车轨道上,男主救下了想要自杀的女子,二人从此相知相识相爱,他们时常在这条铁轨上约会游玩,直到男主代替女子告御状被截而死,此后二人阴阳相隔。我是真的佩服槟郎先生仅仅是依据自己在南京爱情隧道游玩的经历与感受而编造了这样一个凄美而又让人无法去拒绝的爱情故事。先生的爱情故事没有那种圆满的结局,却比圆满的结局更让人感动,更让人想去见识一下那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所产生的地方。即使不尽如人意,也让人无法拒绝,或许这就是先生的诗最具有魅力的地方。

旅游文学因游而起,因情而发,古往今来,都是中国文人最爱的,随着科技化时代的到来,旅游任然是人们体会自然、感悟人生的一种最纯朴的方式,旅游文学也会拥有新的时代使命,焕发新的光彩,我期待着槟郎先生可以创作更多的旅游新诗,让我们仔细品读,滋润我们的沉寂已久的心灵。

2020-12-25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