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似水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149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2-14 周日, 下午8:52    标题: 似水槟郎 引用回复

似水槟郎

作者:胡婉清

初次认识到李槟老师是在“比较诗歌”的选修课上,他尽心尽力地教导我们,为诗歌艺术做出奉献,后来再次相遇,便是在“旅游文学”的课程中,疫情的原因让我们只能通过网课的方式进行学习,颇有遗憾,于是这学期,我选择了先生的“新诗鉴赏”,希望能够在他的带领下领悟新诗的奥义。一学期下来,我受益匪浅,结合之前的所学所感,我意识到,在纷纷扰扰的新时代中,槟郎似水,蜿蜒过每个人的心田,带给人们诗意的温暖。

槟郎如水,他谦逊逍遥,乐观豁达,拥有澄澈的灵魂。先生的课堂与众不同,除了课前课后的播放音乐,他在课上总是习惯性地“抛砖引玉”,这是一个必走的流程。“砖”是槟郎的自谦,指的是他自己创作的诗歌,而“玉”则指的时候新诗鉴赏的课程内容。槟郎喜欢写诗,热爱创作,每日一诗的习惯保持多年,我们通过理解先生的诗歌与他产生灵魂上的共鸣,达到交流心灵的目的,进而展开接下来的学习。槟郎向我们介绍了许多新诗代表作家,从戴望舒到海子,老师找来他们的许多作品逐个分析,多角度多方面地向我们呈现了一个属于新诗的独特世界,学术氛围浓厚,别具风采。先生为人十分幽默,从他平时的授课模式以及介绍自己的笔名可以看出,槟郎是个开朗乐观之人,他曾向我们袒露自己的经历,从狱警到老师,他从未屈服于命运的安排,而是用智慧和毅力去把握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成功地将一个个挫折转化为机会,并牢牢握住。先生的诗作也是如此,他的诗歌有着十分精彩的幽默感,其幽默并非世俗段子的拼凑,而是一种显而不露的含蓄的方式。阅读他的新诗,你未必会哈哈大笑,但你却必然会心而笑,这是一种超然世外的精神,令人敬仰。

槟郎如水,他的诗歌纯净灵动,语言清丽,读来朗朗上口。作为我国现代美学的先行者和开拓者之一的宗白华曾经说道,“诗和春都是美的化身,一是艺术的美,一是自然的美。”诗歌作为短小精悍的抒情性文体,美是它的基本属性。文学创作活动中,文本的呈现带来美的存在,而审美是文学活动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诗歌中的美学特质是诗人的永久追求,诗所散发出的多种外在美和内质美也是读者共同追寻的审美体验。槟郎的诗歌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他的作品如溪流般有一种渺远而梦幻的美感,将一些心境描绘得如在梦中,同时先生始终坚定地对未来寄予希望,字里行间充溢着强韧的热爱生命的张力。

他在《湖边的荻花》中写孤独与美的相遇,“我在初冬户外,跟着驴友徒步野湖,爱上了湖光山色。最喜欢岸边的荻花,荒凉中的热情”;在《火棘树的梦》中写自己灼热的理想,“我已经老了,如秋后的火棘树。正在硕果累累,如一堆野火,如繁星的宇宙”;也在《天又下雪了》中写南京的初雪,“准备好雪来,才能欣赏雪景。那一片银白的纯粹,我们平时的杂碎,忽然黯然失色”,雪花飞舞的夜晚,全世界都仿佛在单独做一个梦,梦里有一望无际的夜,他包裹着过往的破碎,变成一望无际的海。先生用自己内心那不灭的纯粹来托起胸膛里面充满着浪漫主义的情怀,没有一丁半点的矫揉造作,没有一丝半毫的遮掩修饰,就是一颗赤子心,带着似水的柔情,带着阳光的温度,写下一份又一份的海阔天空。

槟郎如水,包容万物,在他的笔下哲理与诗歌相容,蕴藉隽永。他的诗歌很少有华丽辞藻的堆砌,而是把哲理和社会现象塞进诗里,希望给世人带去启迪。在槟郎的笔下,无论是谈文学艺术,还是谈人生悲欢,或是爱情的温柔与甜蜜都别有一番风味,而他也在这些零碎的、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诗意与哲理思考中,从而获得了关于生命的另一种慰抚,另一种感悟。他的内心没有边界,没有生死之隔,也没有美丑善恶之分,一切事物都以平等的方式相处着,生和死、花朵和伤口可以同时出现,形成叙述的和声。先生在《我是一方石头》中写到“我是一方石头,现在名叫槟郎。我的诗歌全集,秘藏着宇宙的全息。我还将分化组合”,他从未被世俗囿于一方,而是不断地探寻真谛。槟郎的诗歌都是思想高度提纯的结晶,保持了一种浓缩沉淀后的纯粹,这样的文字具有一种穿透的力量,它会携着思考的风向,直抵灵魂的内核。

弗罗斯特曾经说过,写诗如同和知己聊天, 不求话多, 只求一切尽在不言中。细细品读先生的诗歌,便不自觉地在宁静中获得一份智慧,而这种智慧是诗人通过简单质朴的描写使读者自己感悟而来的,哲理的思考带给不同的读者不同的智慧。轻轻阖上双目,眼前浮现出静谧美好的画面,那站在月光下无限遐想的人, 是槟郎,也可能是你,是我。

槟郎如水,踏遍山河记录美好,自然在他的诗歌中留下足迹。首先是先生的故乡,槟郎是故乡最忠诚的记录者,从安徽到南京,从巢湖到江宁,他与故土远离和割裂,却从未忘记故乡的风土与情感。他在《村头的银杏树》中写到“一个人和一棵树,我在树下长大。我到外省都市流浪,故乡的银杏,在冥冥之中庇护”;在《故乡的山里红》中写到“多美的名字,山里红山里红,故乡的青山红了。小红果如红玛瑙,点缀在我的童年”,银杏粗壮随处可见,山里红也只是故乡山上普通的小野果子,而故乡是一阵说来就来的秋风,风拂满面,不是浓烈的想念,但也更避无可免,也许只是一棵偶遇的银杏或者是一小片红果,却可以勾起绵延的乡情。

其次便是诗人对自然的点滴感受。我们所生活的时代繁忙杂乱且崇尚物质,许多人因此远离自然,遮蔽对自然的情感,面对周围的一切变化,都显得从容麻木,“年年岁岁花相似”,内心始终波澜不惊,但先生却坚持出游,记录山水,认为大自然清澈、透明,充满温情与诗意。日升月沉,朝晖暮雨,春绿秋黄,禽鸣鱼跃,都是自然的脉动与节律,槟郎游历山水,与大自然一齐沐浴阳光,在风中吟诵。山水是先生诗歌的载体,而先生的灵气又赋予山水更丰富的内涵,就像苏轼在深夜点亮蜡烛欣赏海棠的娇嫩,川端康成凌晨醒来发现花还未眠,生活美的真谛在于细致观察,用心体会。槟郎在《风过皆有声》中写虚无的风,“吹去肉体的懦弱,灌进天命的担当。我立在卑微的队伍里,人神间无尽的桥梁”,风吹万物带来耶稣的消息,也让万物有了声响;在《鸡鸣寺路的樱花》中写繁盛的花,“游人如潮的风景胜地,樱树尽花,花如雪,天女巧织的绸缎,锦簇成精致神奇的花朵;大片大片,如白沫的海洋,又如纯白蒸腾的祥云”,团簇的樱花在诗人笔下开得热烈而不放肆,自在美丽;在《方山的月亮》中写明亮的月,“你从蛮荒里引来/人类,暖孵着诗歌。屈原的月亮,李白的月亮,唐伯虎的月亮,也是/槟郎的月亮,受孕于你的慈光。你活在我们诗经的心脏里,它为人类的命运而搏动”,当先生的灵感与月亮忽然邂逅时,他便在诗词中瞬间脱离了世纪时空的限制,在月光中展开灵魂,诉说情思,离家的少年逐渐成长,没能望见故乡的那轮明月,槟郎自己便成为了月亮,照亮他人前行的路。先生的诗句不苟且不迂回,带着锐利与纯粹,那种饱蘸着理性思考之庄严与充满着文学而又诗意的表达结合后仿佛产生了一种可以撼动我心灵的力量,就犹如在混沌的沉睡之中听到水声潺潺,清凉浮躁精神,达到自身的积淀。

在槟郎看来,诗坛认不认可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冥冥之中有着指引,他所要做的,便是命定地书写诗歌,用生命去灌溉诗篇, 用生活来实践诗篇,完成老天爷的使命。先生在黑暗中摸索,坚定而执着,凭着对诗歌的热爱和顽强守护艺术的理想,最终凝聚为亘古的诗魂,永远与诗歌同在。槟郎诗歌则正是他生命的书写,是他独特气质与卓逸才情相结合的产物,也是他志意和理念的体现。无论是写景叙事还是哲理抒情,这些都值得我们去细细鉴赏,在品读新诗中提升自身审美能力,获得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

水,没有一定的形状,也没有一定的形态,或大气磅礴如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或细水潺潺,静然流淌过低洼;遇热则沸,遇冷则凝;哪怕叶尖一抹露珠,仍能笑迎朝霞,熠熠生辉。槟郎似水,载着我们这些长行的旅客慢溯在诗歌的长河中,向着一同的归宿,领略美的盈盈微光。感谢遇见槟郎,让我对诗歌更为热爱,我也将继续前行,在生活中感受无限诗意。

2020-12-24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