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隐士诗人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543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19-6-26 周三, 上午8:13    标题: 隐士诗人槟郎 引用回复

隐士诗人槟郎

17中文 齐月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昔有南北朝诗人谢灵运情寄于山水之间,写下千古名句,流芳百世。山水美景让人流连忘返,有谁不喜欢旅游呢?当旅游与诗歌碰撞,将诗意融于山水之间,在山水之间创作,岂不快哉。今有为人师表的槟郎老师,徜徉于山水之间,把山水的灵动留在他的诗作中。我从他的旅游诗中读出了隐逸与脱俗,槟郎老师就是当代社会中情寄于山水之间的隐士。

我也热爱旅游,也热爱诗歌,当看到李槟老师的旅游文学课后,就不假思索地选了。总听学长学姐提起李槟老师,第一次上他的课时,就觉得槟郎老师言语间体现出脱俗的气质,与现在急功近利的人们不同。槟郎的诗歌亦是如此,清新脱俗,婉转优雅。因为他阅历丰富,游历过许多名山大川,所以他的旅游诗歌总是让人受益匪浅。

读了网络上的槟郎诗歌,便不忍释手。“槟郎诗歌”里面的各首诗歌风格迥异,亦古亦今,或是温婉细腻,或是气吞山河。诗集给人一种亦记亦诗的感觉,既记录着作者的日常,也是作者用心创造的有着文学价值的现代诗歌。

在诗人诗作中的《方山的月亮》感情真挚,文字优美婉转,饱含深情。

先是第一段落,“轻轻地打开窗户,深情地仰望”表现出了作者的虔诚,“爱抚”二字运用了拟人的手法,体现了月亮温柔似水,也衬托出了作者对于月光的那份挚爱。第二段落中,写月亮“皎洁地挂在天上,星星稀疏而黯淡,云的薄纱从月亮周边拂过”,描绘出了一幅美妙的轻云月夜图,让人身临其境,感受到了这份月夜的宁静。最后两句话“而你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我的诉说”,又运用了拟人的手法,把月亮比作人,月亮好像人一样能听懂作者的话,能与作者交流,有一种“对影成三人”的孤寂的意境,表现出了诗人对月亮的感情,就像老友一样能够聆听诉说,字里行间充满了作者对月亮的爱意。第三段落写出作者的磨难和快乐都被月亮看在眼中,作者的过去和现在都是在月亮的关注之下,诗人的一举一动都被月亮看着,并有着月亮的庇护。最后一句“而我现在得默默的挣扎,也分明有你的祝福”,表现了诗人因为眼前的月亮而充满了信心,也表现出了诗人虽然身陷囹圄,但是依然乐观的心态。

第四段落写到“屈原的月亮,李白的月亮,唐伯虎的月亮,槟郎的月亮”,体现了古往今来,月亮作为一个诗歌中经常出现的形象,推动也见证了诗歌的发展,月亮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发展,伴随着诗歌的发展。第五段落写到了方山,诗人在月光下欣赏方山的夜景,感慨万千,在寂静的月夜中思考着人生,思考着自己后半生的寄托。最后一段写到了月亮作为神灵,“天国的神座已经预留,还计较我红尘中的孤独和忧伤?”说是问月,实则问己,提醒自己不要计较尘世间的悲苦,因为每个人早晚有一天都要离开这个尘世,到时候不变的是山水,明月还会守望着撒有骨灰的扬子江和埋有衣冠的方山。由此表现出了诗人当时忧郁的心境,但是经过几番思量,随之又豁然开朗的心态。

本首诗意境深远,用词精准,反映了诗人方山看月的心境,也体现了诗人豁达的心态。更体现出诗人的超凡脱俗,他不计较人世间的悲苦,是一个隐逸之士。

槟郎还写过一首诗叫《洞玄观的道士》,诗中讲了一个古代的老道的前尘往事。“京都沦陷,早在预感,盛世歌舞里的糜烂”,这一句道出了那个因帝王昏庸导致国力衰落的时代,寥寥数语,就表现出盛世衰落的前因后果,交代了洞玄观道士所处的时代背景。“劝世良言换来牢狱,野无遗贤,胡兵入关”一句更显当时社会黑暗,贤良之人不得重用。这一句隐含着诗人对当时朝堂混乱的叹息和遗恨。“一介书生空悲叹,只得逃亡锦绣的江南。金陵城里醉生梦死,哪里可惜胡尘里的中原。”这两句更能体现出槟郎的悲愤,他痛斥当时逃亡金陵,抛弃中原的人们,颇有辛弃疾的气质。这两句也与下文的洞玄观的道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洞玄观的道士正义凛然,救出樵家女,仗剑江湖除奸官,吓退胡兵,守一方百姓平安。洞玄观的道士有着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他侠肝义胆,救人民于水火之中。“天印樵歌飘荡山间,洞玄观的道士白日升仙。”这一句充满了奇幻色彩,“白日升仙”是诗人对道士的高度赞扬,那道士不仅是英雄,更是人们心中的守护神。

记得有一次槟郎讲朱元璋墓的时候,例举他的旅游诗《游玩明孝陵》,宛如一个愤青,对朱元璋赤裸裸的斥责,斥责他父母死后都无处安葬,自己却还要占那么大块土地。斥责过后,又说自己死后绝对不会占一块土地,已经和妻子商量好,死后把骨灰撒向长江。当时听了之后觉得异常感动。可见槟郎老师的脱俗,这是他作为一个平凡人的伟大之处。许多年后,如果再见长江,我大概会想起曾经传奇一般的槟郎,灵魂升天的他的骨灰撒抛之水。

在槟郎诗歌中,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槟郎。槟郎每年的诗,都会整理成年集目录,可见槟郎写诗完全出于自己的爱好,这种纯粹的喜欢一件事的心。在这个污浊的社会,让我觉得槟郎真的是濯清涟而不妖。槟郎保持着一颗纯粹的心真的实属不易,仿佛一个小孩子不食人间烟火。自古诗歌就是表情达意的,在他的诗中总是能够看到槟郎内心的真实独白。

难忘隐士诗人槟郎,隐逸的是他的心灵和志趣,以终身布衣为傲的精神,从此有了一段课堂的师生缘分。

2019-6-17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