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网集萃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诗刊获奖作品: 龙羽生 ◇乐盲的耳朵(组诗)◇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滟石



加入时间: 2006/07/21
文章: 100

文章时间: 2007-8-09 周四, 上午9:34    标题: 诗刊获奖作品: 龙羽生 ◇乐盲的耳朵(组诗)◇ 引用回复

http://chinesepoetry.org/web/issues/ip/2006/ip200612_gb2312.html

          ◇乐盲的耳朵(组诗,上半部)◇

       1、

       现在文字正化为水
       水晶的水,春天草尖露珠中的水
       黑夜里,拉长星光的水
       为少女口涎所洇润的,甜的,香的
       带着绮丽梦境,延长人们生命的黄金之水
       幻想之水啊,如乐盲之于交响乐
       水,秘密的水……
       为诗人所播种的水
       为全民族,全人类所播种的水
       你叫不出它的名字、寻找不到
       它的踪影……
       可它却真实地流淌着
       在每一个人的心灵里
       在每一个人未曾察觉,或心急火燎地
       呼唤它的时辰
       清脆,悦耳——铮铮有声!
       ——水
       令你蓦然回首
       “谁?谁在和我说话?”

       2006/8/18


       2、

       不真实的交流
       从黎明后,群星隐逸
       绮梦如糯米糖纸
       你的嘴唇微启
       一线白金般的晨曦
       擦过你沁出汗珠的鼻翼
       像新的一天的试纸
       探索你怀孕黑夜的秘密
       “起床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
       白昼如轰隆的推土机
       棚户区,垃圾山
       老鼠胡同,蟑螂灶台
       大桥洞下,塑料皮,易拉罐,克啷啷
       乞丐从瑶台仙女的怀抱挣脱
       新的一天,仿佛是洪灾
       以摧枯拉朽的激情,破坏一切!
       而每一个人——都——安然无恙
       他们站在干燥的岸上
       漠然直视飞泻而逝的生活……

       2006/8/18


       3、

       仿佛从黑暗的隧道里,淙淙的泉水
       流至我的耳边,在我沉睡的梦中
       它们都在做些什么?不仅仅是啄木鸟
       它们都有挖掘机的功能
       犀利地挖掘,以清脆明亮的啄
       黎明之岩被凿碎!黑夜在崩溃
       ……直至一个空洞的白昼
       被它们从我的耳边挖掘:鸟儿问答
       “一个人是如何从隧道里,从黑暗的
       大掩埋里,被我们挖掘?”“出来吧!”

       一个人可以反复哼唱他所喜爱的歌曲
       一个人能否抄袭,别人的诗句
       然后冒充诗人?他醒来后懵懂地怀疑
       众鸟之啄,何以能挖掘——一个岩洞,又一个岩洞
       被清除;余下空无一物的白昼?

       2006/8/19

       4、

       这些诗句由谁写成?一个少女
       向我推荐:一位姓周的哲理散文
       一位居住在国外,三天三夜,不食不眠
       观察蚂蚁,它们的交配、繁衍
       生死三日——少女的眼泪被感动得
       唰唰流淌……整整一包面巾纸啊
       从来不曾为我的诗歌流下一滴

       因为她从未读过我的诗歌!

       “告诉我,你喜欢谁的文章?三毛如何?”

       “我只喜欢李白那个级别的诗歌!
       为我所写!或许为我所忽视
       伟大的诗句从我的笔下流淌
       绝妙的诗句——她们都是——前贤的原创?”

       我向少女推荐龙羽生的博客
       一个不为人知的诗人,或许
       他已写下最出色的诗歌……

       2006/8/19


       5、
       黑夜是美好的。它掩埋绚烂的灯光
       万恶的勾当,包括高楼与腐烂的村庄
       一切交易……为黑夜一笔勾销
       我曾历数人间的过错,像老子
       条分缕析:高和矮,大或小,穷与富
       这又算得了什么?黑夜消退
       万物又显露狰狞的面目,宇宙照旧

       还是回到黑夜里。一团漆黑
       漆黑便成了宇宙的本色,它抹杀
       美和丑,制造出平等安详的睡眠
       让老人和幼儿,在统一的梦中
       忘记了生死。病痛或幸福

       当然,你渴望来点月光
       朦胧一点。那就来点月光吧
       月光穿过云罅,簌簌的
       不是急雨——是树叶:因为兴奋而发抖
       瞿瞿的,泥土草窠里的蝈蝈
       也被天音地籁惊扰……还有
       欢笑,哭泣,尖利的吵闹
       包括阴谋,包括恐怖,包括不愿睡眠的人
       他们完全不能领会:黑夜的美好!

       2006/8/19


       6、

       哦,让我向美好的事物祈求
       她们背叛我的向往
       像初恋的少女,不用匕首
       却把血淋淋的刀痕,留在我心底

       啊,美好总是一幅诱人的远景
       她向我招手,叫我奔跑
       说什么生死时速,我和她
       总是相差一步……如隔生死

       嘿,生死又算得了什么
       白发飘落,如一片云
       我是白发少年,不死的精卫
       口衔一颗不死之心:填海

       永恒的,隔绝美好的,大海
       ——我填!我填!我
       ——填!精卫把自己掷向海底
       ——我填!我填——它的精魂依然在呼号

       2006/8/19

http://chinesepoetry.org/web/issues/ip/2007/ip200702_gb2312.html

          ◇乐盲的耳朵(组诗,下半部)◇

  7、

  如此加冕,让我心儿狂跳
  她说,出来吧,从人群中走出来
  站到我身边,看着我
  让我把诗人的桂冠给你

  你是我的诗人,我们的诗人
  你来自贫民,让我把赞美
  给你——以人民的名义
  你永远是他们中的一员

  河畔的茅屋,向着上天的星辰
  祈祷!辛劳一日的百姓
  都已沉入黑甜的梦乡
  而我是看管瓜田的农夫

  现在,所有的甘甜都已奉献
  大街小巷传来老王卖瓜的吆喝
  我站在众人的背后
  看他们心满意足,口角流香

  当所有的人把我忽视。清道夫
  抱怨,一地瓜皮。只有月亮
  搂抱着我的茅屋。清风在慰藉——
  知足吧。我听到她的笑声——

  “让我们把诗人的桂冠给你!”

  2006/8/20


  8、

  广场上,兰波宣称
  新的一日,旭日东升
  王和后,高大,英俊
  人群蜂拥,欢声沸腾

  金色王冠,灿烂,沉重
  他忽视了荆棘,高估了
  友谊。把诗人的荣耀
  凌驾于——古往今来的岁月

  我知道,他还是个顽童
  不明白,诗歌仅仅是
  农夫怀中,最珍贵的种子
  需要经冬历夏,在汗水中开花扬穗

  我所渴求的,不是冠冕
  在广场上,我是胆怯的农民
  交警呵斥我,把拖拉机靠边
  这是运向国库的粮食啊

  无须分辨,沉默与容忍
  中国农民有的是耐心
  我的诗歌也将归入粮仓
  与兰波不同。罗中立油画过

  我——
  一个满面沧桑的父亲
  黄河故道深刻在他的额头
  一个民族的汗珠
  挂在他深陷的眼窝……

  2006/8/20 去湖北出差,匆匆回复苏婷的留言。


  9、

  看云者:神游于水穷处
  手裁白云——为他做寒冬的棉衣
  扯一片荷叶——为他剪夏衫短裤
  神仙洞府的日月——餐风饮露

  如果他已满足
  翩翩的温柔
  她的眼神,她的手语——守护着
  放牧云霞的闲逸逍遥

  地老天荒不是什么誓言
  地老天荒仅仅是一种状态
  一种云起云落
  耳鬓厮磨的状态
  “呵呵,这就叫永生?”

  为什么他的心儿恐慌
  夏衫焦枯凋敝,短裤如黄叶
  一片片云絮崩溃,棉衣如铅块
  窥视少女的眼皮,一瞬间变成岩石
  白骨骷髅,不是幻象
  是惩戒

  男人呐——说什么海枯石烂
  一扭头就会经不起诱惑
  “咿呀呀,可叹!”
  翩翩起舞——爱如沧海一粟

  2006/8/19/23时40分
  注:有感于若木神游。想起一则聊斋故事,其中的仙女,仿佛叫翩翩。


  10、

  弯腰能看到她的脊背
  一抬头,她的吊带装,她的肚脐
  美是一种骚扰
  越是性感,越是对男人构成迫害

  “如今的服装……”男人不知该
  如何评价。女人却气定神闲
  丰胸肥臀。冷若冰霜
  作猫步。妖冶若淑女。口红。花腔

  你并非圣贤,却要忍受
  “凡心术不正者,活该遭受惩罚!
  让苹果垂挂他的头顶,让甘泉流过他的膝下
  让他饿死,让他渴死……
  惩罚他!一千年一万年。
  永恒之饥渴……”

  妻子说:“她不过是把一点蜜糖
  洒上你的鼻尖。你还把棒槌
  当针了!”

  2006/8/20/0时11分


  11、

  当我诉说
  矫情或感伤的文字
  这一切
  太不真实
  浓墨淋漓
  沉寂的夜色涂鸦
  一个书写者
  僭越了诗人的名义——?

  不,我是在键盘上敲打
  用电脑虚拟
  过去的岁月,都是苦难
  多少蹭蹬委屈——仅仅与狂想有关——?

  一条黄色段子或笑话,是如此真实
  被我随手删除
  高速公路也在飞驰地删除
  从前……
  艰苦跋涉的岁月
  我们曾深陷——情感的泥沼
  当失恋者爬上忘忧之岸
  镜子为他描述另一个人的形象
  一个趾高气扬的胖子
  抚摩着下巴打量

  “我,我是谁?”

  经济舞台蹩脚的演员?夹着公文包
  按时上班的小丑
  盗梦者?身穿黑色隐身服
  潜入午夜——叩问每一个人的梦窗!

  2006/8/22/0时5分


  12、

  所谓平民
  就是以最高昂的激情
  关注
  国计民生
  他们一辈子躁动在沉默里
  甘于在一个伟大的字眼里,被遗忘和忽视——比如
  人民——比如
  群众——比如
  他们——
  总是在第一时间打开电视
  把每一张熟悉或新奇的面孔
  看得仔细
  是如此全神贯注——张大嘴巴
  惊讶于
  一个又一个始料不及的事物——比如
  割喉者——比如
  真主党的导弹——
  (问题是复仇者可有导弹?)
  从阴暗的角落
  一不留心
  就蹿上新闻头条
  …… ……
  破坏与毁灭
  疯狂与变态,以及
  邪魔外道
  令人(呵呵,应该是令每一个
  平民,每一个
  热爱和平的公民)咬牙切齿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网集萃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